枫枫枫鸟

*似乎是个堆放各种杂乱垃圾的小号
*主骨兄弟(PS),all sans 微鱼龙
*原衫是世界的瑰宝
*以肉和糖为生
*佛系产粮

A chest pun!

是自掘坟墓的Sans
3,4p是同内容全英版_(:3」∠)_
大力感谢双关提供: @Melvvv 
*想看看超有趣的原创小漫画和双关吗?戳她!

【帕衫】骨兄弟日常 小段

*CP:主UT Papyrus/Sans,极少量Undyne/Alphys

*人物属于toby,ooc属于我

*写不出深沉正经的文章,是极极极短小傻白甜

*有性'暗示预警

*少量原作梗出没注意,可能有虫,见谅

(ps.部分段子内容之间具有关联性|・ω・`)


*为了区分对话,加粗的对话是Sans







关于两个骷髅的日常


*

“SANS!快起来!”


唔…怎么…?发生什么了?


“你知道吗!现在已经是早上六点了!!”


所以…?”


“所以我不能让你酗盹!你会因此而提早进坟墓的!”

“你怎么又躺下去了!!”



*

“SANS!我发誓,你要是再敢像这样乱丢你的袜子,我下次就再也不帮你洗了!我说真的!”


OK,OK


值得庆幸的是,下次永远还有‘下次’



*

生,我所欲也;弟,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弟者也…?


“SANS!来尝尝我新研发的意面!”



*

Papyrus曾向Sans提起过非常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哨站。


“SANS!!”

“你总算回来了!这一天你都去哪了!!”

“捏啊!你闻起来就像在垃圾堆里打了滚似的!”

“快去把你自己清洗一下!!”

“你背后的是什么?”

“这是…一个大硬纸箱?”

“给我做哨站的材料??”

“我的天啊!谢谢你SANS!!这实在是…我太激动了!!”

“喔…我搂的太紧了吗,抱歉”

“你上哪找的这么又大又干净的箱子的??”

“又是秘密?好吧,既然你不想说,伟大的Papyrus也不深究了!”

“伟大的建筑家要开始他的伟大创造了!捏嘿嘿嘿嘿!”

“不过首先,我得监督你去洗澡,以免你这懒骨头直接躺在自己床上”

“去去去,贴心的Papyrus会给你拿好毛巾的!”



*

Papyrus曾经拥有过一个抱枕,出于习惯他喜欢在睡觉的时候搂着它,这给骷髅带来了安全感

但是在一次意外中那个抱枕被弄破了

顶不住罪恶感和受害者的愤怒控诉,罪魁祸首作为惩罚充当临时抱枕被搂了一晚上


后来Papy再也不需要什么抱枕了

没有任何一款抱枕能比搂着圆滚滚的兄长更舒服的了





骷髅式亲吻


*

在Papyrus学会用魔法变出舌头前,他们的接吻方式一直是以牙磕牙

就算对于没有嘴唇的骷髅来说这也算不上什么浪漫体验



*

“哟!你知道吗!骷髅超酷的!!我看到过他们用牙齿打架!那声音可响了!BOOOM两败俱伤!哈哈!酷毙了!!”



*

当勤奋好学的Papyrus在某天突然发现舌头不仅只能用在接吻上时,Sans意识到教会他兄弟变舌头也许并不是个好主意



*

“恶…那两个骷髅又开始了…”

“Alphys!我们不能输给他们!我们也来!”


“UUUUndyne???”





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真相


*

Papyrus不喜欢Grillby's的原因除了他讨厌那里黑暗的环境和油腻腻的食物

还有一个他不愿意承认的原因:他讨厌Sans总待在那个该死的酒吧里而不花更多时间待在家里——他们家里!

尽管事实上他每次待在家里都会让他们家变得更一团糟



*

在他们确认交往前,Papyrus认为双关招呼已经是极限了

万万没想到,世界上还有双关调情的存在



*

懒骨头拥有差不多比常人多出4倍的法定假期

哦,还有4倍的工资



*

懒骨头长的‘骨气’似乎都被拿去吹长号(tromBONE)了



*

Sans其实是一个拥有高超演技的骷髅

比如,当他和他的兄弟“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他俩激动得转的像陀螺


其实他转的可晕了,但是你完全看不出来

这就叫演技!


*

(嗯?什么叫上一条的重点才不是那个?)



*

Sans曾为了帮Papy搞到可以给他做哨站的材料找遍了雪镇,瀑布和热域,甚至垃圾场



*

那对骷髅之间有柏拉图式的兄弟情*1



*

Papyrus不愿意脱下他的战斗服的原因,除了这套衣服很酷之外,还因为这是他的哥哥和他一起制作的



*

Sans不是一个喜欢拥抱的骷髅——除了他在外套里头藏了放屁垫的时候

与他热情的兄弟不同,他不太习惯与其他人有过于亲密的接触

这也是他全副武装到趾骨的原因之一

不过有一个例外

值得一提,例外叫Papyrus



*

Sans对于他兄弟喜欢拥抱他这件事,他并不抗拒

事实上他为此暗暗高兴

虽然那圆球状的胸甲总是会硌得他不太舒服

该死,他当时为什么不做小一点





关于Papy的战斗服


*

Papyrus什么时候会脱下他的战斗服:


1.躺在他的赛车床上听睡前故事的时候

他当然得这么做,穿着战斗服他的脊椎甚至碰不到床垫

这实在太浪费这么一个酷床了!


2.当他偷偷试穿了皇家护卫队的盔甲的时候

老天,你要知道那盔甲有100磅重

要把那壮硕的肱二头肌塞进去已经足够困难了,好吗


3.当他抱着比他矮半截的哥哥看电视发现自己的胸甲磕到了对方头骨的时候

从那以后伟大又体贴的Papyurs就穿着睡衣抱着自己的哥哥看电视了——最软的那种





和Papyrus打电话被秀了一脸,使你充满了决心


*

“你无法想象和一坨懒惰的垃圾住在一间房子里是什么体验!”

“然而不幸的是,我每天都能体验到”

(一声重重的无奈叹息)

“不过,就算那坨垃圾再懒,也是我家的垃圾”

“准确来说,是我的垃圾”

“所以,我,伟大的PAPYRUS,自然得承担打理他的责任!”



*

“你知道吗!你应该尝试多和你温暖而可爱的朋友们一起玩!”

“比如骷髅!!!”

“他们又软,又富含钙元素!”

“而且事实上他们抱起来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骨感’”

“哈!当然!伟大的PAPYRUS身上都是肌肉!看看这个肱二头肌!”

“什么?那我为什么会知道?”

“那当然是因为我每天抱!”

“呃…等等…我是说…因为我也是一只骷髅……”

“我的意思是,因为我是一个骷髅所以我知道!…嘶嘶(模仿的很蹩脚的电流声)…哦不这里信号不好,我想我必须得挂了!”



*

“好吧,你赢了,人类”

“我承认我确实会抱着SANS看电视”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不PAPYRUS…”

“但他真的很软!”

“这令人根本无法抗拒!”



*

“什么?你想听听我用性感的声线说话?”

“虽然有些突然,但是伟大的PAPYRUS会满足你的要求!”

(对方咳嗽了两声开始用性感的声线与你对话)

本来在哨站卖热狗的小贩突然出现在你身后拿走了你的手机

(Sans示意要你让Papy继续用这种嗓音讲话)


“喂??人类?你还在那吗?”

“为什么我只能听到喘气声?”





身高差


*

总从他们正式交往后遇到了一个小问题

俩骷髅,一个脊椎疼,一个脖子疼*2

,好痛苦



*

Papyrus曾向同样受这一问题困扰却拥有更丰富的经验的Undyne请教过这个问题,得到了这位彪悍的女豪杰豪爽的露齿笑和一个理所当然似的答复:抱起来

因为她做得到!

得到尊师的宝贵意见他们尝试了一次

后来由于当事人之一觉得太丢脸而放弃了



*

身高差给他们的性'生活造成了不少困扰

例如姿势问题



*

69?

那是一个‘天文数字’



*

“SANS,看看这个,也许我们可以尝试一下…”


我也很想,事实上,我的心在说,为什么不呢?但我的身体说,不,谢了兄弟


“是了是了。你的身体只会在你后背的每根骨头都接触床垫时才会答应”


能如此外了解我的只有你了paps


“UGH!算了…也许还是得用老方法…”


我完全没意见


“当然,毕竟你只用做你最擅长的——毫不费力地躺在床上”


嘿,我不认髁你这种说法

至少有时候我会自己脱裤子的







tbc…?





哈哈好叭老实说每次我说可能会有后续的都坑了

没准这次是真的呢?_(:3」∠)_



注解:

*1

Undyne曾在电话里将皇家守卫1号和2号的关系形容为‘柏拉图式的友情’

*2

接吻时Papy要弯腰,而Sans要仰头



很多梗都是取自原作的电话对话的,需要解释梗欢迎随时来询问∠( ᐛ 」∠)_

特别谢wwww! @Melvvv  @鮟澜 


一些可有可无的碎碎念

比起小段可能更像奇怪脑洞锦集_(:3」∠)_

试图往段子里塞一点东西,似乎不怎么成功的样子

特别想看他俩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往死里互宠的鼾爆日常

非文手咸鱼发出对原帕衫甜文渴望的哀嚎))


 Pet Rock

中译在这 |・ω・`) :

P“你又在这偷懒!你这懒骨头!”
S“嘿,我明明在完成我的职责”
P“好吧,那么你在完成什么职责?”
S“遛我的宠物石头”

莫名产生的骨兄弟日常向奇怪脑洞
可能还会继续画Pet Rock的小条漫(也许?


 *sans使用了眨眼
 (。•̀ᴗ-)✧